好男人 笨女人 第十九章 烈火情人第十九章 烈火情人「我沒辦法替二哥說什麼,只能說他們的關係超過一般朋友。」草莓試著深呼吸…但實在不知道怎麼再問下去。「草莓,信得過大哥好不好?不管老二現在的狀況怎樣,我相信都只是一個過程,也可能是逃避,給他個機會吧,或是…多給他一點時間。」「大哥…我也不知道…除了我真的很愛二哥,我什麼都不知道…」草莓邊說邊啜泣著 「我好好想一想,謝謝你!」其實已經說不出聲音了,只能草草掛了電話。路上車聲人聲,草莓的哭聲很容易就被淹沒了! 原本該往補習班方向的捷運站的,怎知錯過了一站又一站,連自己的方向對不對都不知道。 草莓覺得自己像走在一個玻璃迷宮一樣,清楚的看著對面的二哥,苦苦的追著,卻怎室內設計麼也追不著。 原以為多了解一些他的過往,會讓自己愛的更踏實更親近他,然而, 卻越來越遠。 一個趙媽媽,一個Daniel,現在又多一個Lisa。如果二哥最愛的是那樣一個女人,又怎麼會愛上胸無大志的自己? 是因為這樣所以要她去學英文? 因為這樣才想訓練她成為第二個Lisa? 草莓心裡頭亂成一團,她不想當替代品也做不到,更不想跟另一個男人搶二哥,到了最後最好解決的反而是趙媽媽。 就這樣漫漫的走在人行道上。突然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在身後響起,草莓整個人跳了起來,一回頭居然是二哥的BMW。 車子開到路口就著紅燈停了下來,二哥搖下了車窗,「草莓,妳怎麼沒去上課在這裡晃?」「二哥,你不是有飯局怎麼會在這裡?」「妳怎麼搞的?不想上課就回家去,別讓我裝潢操心好不好?」「二哥,我有事想跟你說!」「可是我今天真的不行,會應酬到很晚,妳乖乖聽話好不好?晚上打電話給妳,不行,不要等我!早點睡!記得睡不著的話別亂吃藥,打電話給我,多晚都可以, 懂嗎?」草莓點了點頭,卻看到二哥勾了勾食指,草莓探頭過去。 冷不防的,二哥伸長了身子給了草莓一個濕吻。 後頭的車子在按喇叭了… 草莓笑笑的跟二哥揮揮手。 一個吻又讓草莓燃起了鬥志,她真的不想放手,至少在努力過以前。 但是,要怎麼努力呢? 先去上課再說吧! 草莓剛剛這麼一晃神,居然忘了二哥的皮帶, 怎沒順便還給他,留下來做紀念嗎? 草莓笑了出來,確實值得紀念。 以後要想再有這種機會在公共場合偷情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 草莓想想其實二哥對自室內裝潢己應該是有情的,否則不會對她有那麼熱情的舉動,又如果他真的不愛女人的話,這條皮帶又怎麼會在自己手上? 想著想著草莓又生出了信心,就算比不上Lisa 又如何? 她就不相信她一無是處,至少她相信她做的到用愛二哥的心愛趙媽媽,絕不會讓他二選一,好,解決了一個問題了。 那Daniel呢? 上完課回到家都已經10點半了,二哥應該還在外頭,這一陣子上的課確實讓她重拾唸書時的熱情。 老師一直稱贊她的發音很正確,今天還說她的程度其實很不錯, 如果有機會到國外遊學住一陣子一定可以進步神速。 草莓突然想到她好久沒有想到“豪門”這回事了,也許這才是二哥真正的目地,要她學會靠自己。 他還說過他當年就是靠一個好老師的指導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,努力的加強室內設計專業,今天才能在大型公司爭得一席之地。 難道,他說的老師就是Daniel? 她好想了解這個人可是又沒有勇氣問,她的二哥跟他…草莓真的不太敢想像。 手機鈴聲…是二哥,草莓顧不得衣服還沒穿好就衝出了浴室,「二哥,你忙完了?」「是啊!連著三天要應酬累死了! 妳呢?還好吧?為什麼在路上晃神?妳不知道多危險!」「以後我不敢了…我是在想…」「想什麼? 該不會又是在想我?」二哥一邊脫衣一邊講話神情似乎是愉快的。「你心情不錯的樣子?」「是啊!今天談好了一個合併案,買到一家新公司,應該可以幫公司賺到一筆,妳呢?還沒回答我呢!」「那時候我剛跟大哥通完電話。」「大哥?妳是說我大哥?」二哥突然停了下來。「嗯!」「大哥都跟妳說了些什麼?」「裝潢他跟我說了Lisa 的事!」二哥突然一愣就靠著旁邊的沙發坐下,坐在地上,停頓了一會兒以後…「她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,可是她就是不能接受我對母親的愛跟對她是不衝突的。」二哥用著低到不能再低的聲音說著,而草莓一時之間差點不知如何招架二哥突如其來的坦白。「妳想知道些什麼就說吧!」「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你喜歡女強人那一型的;而且還是姊弟戀!」二哥輕笑了一聲,「真的厚!那我應該多跟妳撒撒嬌才對!」二哥停頓了一下子又深呼了一口氣。 「我們兩個人是一見鍾情,第一天進公司第一眼看到她,我就誓言非追到她不可。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也跟朋友說我是她第一個想倒追的男人。」「大哥說你們很快就陷入熱戀!」「是啊! 認識三天我就強吻她;七天就上室內裝潢床了,妳說呢?」這樣的二哥完完全全出乎草莓的想像,原來的二哥有著烈火般的熱情? 如果不是透過電話線,草莓相信他應該嘴角帶著笑意的回憶著。「我相信她是我這輩子的記憶裡最瘋狂也是最深刻的一頁。」「她一定很漂亮?」草莓聽著聽著也坐到地板上了。「套句大哥的話,我們很登對。她…高高瘦瘦的,是個衣架子。能力不錯,做事很強悍,公司的人都喊她冰山美人。」「可是她被你融化了!」「應該是吧!她很聰明、也很固執,可是唯獨對我沒輒。」「因為愛上了!」「或許吧,有時想想如果當時不要去招惹她,她現在還好好的!」二哥幾乎沒了聲音…「我不敢問…可是…」「你問吧!過了今天或許我不會想再提起。」「既然這麼相愛,怎麼會走到…天下有什麼事是解決設計裝潢不了的?」「妳說的沒錯,我就是這樣跟她說的。也許…是愛的太深了,她受的是美國教育;完全不能接受我母親的態度,她說我和母親的關係是變態的,為了這個我們吵的很兇。 可是每次吵完就愛的更濃烈! 都是我!如果懂得控制感情也許事情不會走到那一步。」「愛情…能控制的嗎?」草莓這問句問的也是自己。「草莓,妳懂的對不對?為愛奮不顧身。 我們最後決定同居,她說她要用生命來證明她愛我,等我們有了孩子她相信媽媽就能接受她。」草莓邊聽邊掉著眼淚。 「我懂,她好勇敢!」「可是我…我還是辜負了她!」二哥撥著已經控制不住的眼淚。「那不能怪你!」「更不能怪我母親,除了我,還能怪誰? 我到醫院的時候…她還在急救…然後…一切在我眼前終止,我才知系統傢俱道了什麼叫“崩潰”。 任我怎麼喊怎麼求都來不及了! 我只想知道為什麼、為什麼她會捨得放下我? 為什麼一句話也不留?」二哥低沉的激動著,“怨”還在,只是已經經過時間和理性的洗禮。 但草莓聽的出來,那份愛早就深埋在心裡頭了。「後來才知道是藥物過敏?」「那是個無解的謎,她在日記裡寫了很多…從她第一眼看到我,第一次約會就愛上我,第一次…很多跟我的第一次,到她最後的一篇日記…」「她…真的是尋死嗎?」「我不知道,她寫著她夢想中孩子的模樣,她希望孩子完全像我,像我的眼睛、我的眉毛、我的浪漫、她還說也許到了那一天,她就能夠體會我母親的心情了。可是…最後一句話她寫著 living without you, I’d rather die.」「我想我肯定她不是尋死景觀設計。」「真的?」「她的日記充滿了愛和希望,連你母親她都準備接受了,你感覺不出來嗎? 最後那句話只是說著她的愛有多強烈而已。」二哥顯然已經陷入深思。「謝謝妳!和妳聊聊以後,我突然覺得她一定比我還捨不得!」「所以你要好好的活著,也許她一直都在。」「草莓,妳比我懂愛,對不對?」「我…我到最近才懂!」「也許大哥說的對,只有找一個真愛我的人,我才能真正的解脫。」「可是…愛情不是一個人的遊戲更不能是獨角戲。」「多給二哥一點時間,我會對自己做好交待,對妳…還有…」 「二哥,你早點睡,我會一直都在。」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建築設計
創作者介紹

美國留學

vq86vqfeh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